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地方资讯 >
栏目导航
热门新闻

安阳网·特约影评丨郭敬明终于让“悲伤逆流成河”

发布日期:2021-11-22 14:02   来源:未知   阅读:

  几年前,郭敬明的《小时代》让他的知名度凭借电影再度提升,粉丝量甚至一度超越了靠文学作品博得的众多读者。然而,并没有收获太多来自专业领域或者影评界的点赞,是不争的事实。相反,甚至涌现了此起彼伏的骂声,这也让“小四”的电影作品一度成为浅薄无知的代表。

  日前,一部由“80后”作家落落执导、郭敬明编剧并监制的“青春期电影”《悲伤逆流成河》却在无声无息中直击我们内心最脆弱的痛点。坐在电影院的那一刻,我们毫无防备的陷入了巨大的悲伤,直至“泪流终于满面”。

  原载于2006年《最小说》的《悲伤逆流成河》是描述中学时代的青春疼痛,以及被动成长的故事。这部电影以此为主线,搭上了近几年的现象级话题——校园欺凌,成功升华为一部拷问现实问题的内涵作品。由此,郭敬明转身成为拥有人文关怀和社会深度的创作者。

  青春,原本是绚烂多彩的,至少这是我们从大多数影视作品中看到并感知的色彩。然而,《悲伤逆流成河》以不偏不倚的角度,窥探了这些亮色背面的灰色。这并非青春期的阴暗面,更准确的说,应该是这个阶段普遍存在的“不能说的秘密”。这些“秘密”,老师不会轻易发现,家长更不得而知,就连他们相依相伴的同学、玩伴亦不能倾诉。可以说,这些“秘密”埋藏在很多孩子的内心,反复煎熬,最终导致“悲伤逆流成河”。

  电影中,女主角易遥身处单亲家庭。“穷”,成为她成长过程中的关键词。经济贫困以及母亲从事的灰暗职业,导致了她的思维贫穷,甚至情感贫穷。她不能安然接受“同学+邻居”齐铭的悉心呵护,原本单纯的恋情,在她的内心深处被视作怜悯和照顾。这种性格缺失,直接导致在她因无意间患上无法启齿的“脏病”而被同学欺辱时,无视齐铭和顾森西真正的关心爱护,选择以结束生命来反击同学们的“集体冷酷”。那一刻,身处电影院黑暗情景中的我们,也无可回避的感受到源自内心的冰冷。让我们这些看惯了阳光活力、搞笑把戏的观众,一度怀疑这部电影是否太过灰暗。

  在艺术泛娱乐化的今天,我们正是忽略了反映现实、质问内心作为电影“源功能”的存在。《悲伤逆流成河》并没有简单粗暴的再现校园欺凌的场景,而是将这个社会问题,放置于主人公的心路历程里,并构建了剧情——以一件原本属于自己隐私的常规事件,因人性冷漠的作用发展成为一场“集体谋杀”的剧情设置为主线,辅以卑微与霸道并存的唐小米和善良单纯的校花学霸顾森湘两条同样具有撼动力的故事——既未以所谓关怀,实则高高在上审视的目光来施于更多压力,亦未以放大疤痕,继而将青春的“残酷”加以史诗化并借题发挥,而是以极为睿智或者说以更为贴近的平视位置,原生态再现了这片老师、家长,甚至学校、社会都缺席了的“灰色地带”所发生的青春期悲剧,最终完成了一场发生在电影院里、无人逃脱的心灵对话以及灵魂拷问。

  诚然,这是个复杂的现象级社会问题,并非电影可以解决。《悲伤逆流成河》亦没有在这个方向做更多的探讨。对极具代表性的主人公们的心理动态超高还原度的复原,正是这部影片的立场和态度,也是一种可以让观众直接感受到的力量。这个提醒的力量,足以用震撼来形容。

  “谁的青春,被世界辜负;谁的呐喊,被旁观亵渎;小孩在孤岛,没船只摆渡”,电影落幕,才感觉到这首电影推广曲唱的好酸楚……

  “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我们可以是电影院里的观众,然而我们决不能是人与人之间的旁观者。